托管教育行业的“小饭桌”业务在中国的城市小学周边随处可见,近些年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家长要求的提高,高端化,标准化的托管机构也就应运而生,这些机构的出现极大满足了家长和社会的需求。同时也不可否认,国内的少儿托管教育行业的发展也面临着国家立法以及如何规范化管理等方面的具体问题。作为我们的近邻,让我们了解一下日本的托管教育行业的现状以及特点,以供国内的行业人士参考和借鉴。而且笔者曾经有过近十年在日本留学和工作的经历,目前又在国内从事相关行业,希望提到的观点可以引起从业者的共鸣。

一.日本少儿学后托管教育的现状

少儿学后托管教育一般是指,父母由于工作等原因,小学生在放学后或者寒暑假期间利用的设施,在行政上也称为【放学后儿童俱乐部】。日本全国少儿学后托管联络协商会将其定义为:双职工家庭或者单亲家庭的小学生在每天放学后,安全保护他们生活的场所以及保护他们的父母劳动的权利和家族生活的权利。

在日本全国,少儿学后托管机构的数量有2万1482所,覆盖是儿童数量为88万9205人(2013年5月1日、厚生劳动省调查数据)。而且在近年不论是托管机构的数量还是覆盖的儿童数量都在急速增加(2003年-2013年的10年间,机构数量和儿童数量基本增加了1.6倍)。这组数据不但证明双职工家庭、单亲家庭在增加,而且少儿托管教育的需求也在客观迅速增长。

现在,日本的少儿托管机构的儿童年龄主要为不到10岁的小学生,使用的设施也以学校的剩余空教室28%,学校的校内空闲场地24%为主,超过一半以上都设置在小学校内。运营主体的80%虽然都是公立机构,其中【公立民营】为43.7%,已经超过了【公立公营】的39.4%,可以看出已经逐步在走向民营化,其中民营化机构的儿童数量为全体入托儿童的30%左右。最近民间企业进入到少儿学后托管领域的增加势头非常明显(2007年只有70所,2013年增加到409所,占到全体设施的1.9%)。这种民间企业进入的背景主要有两点:一是目前运营的少儿托管机构在工作日的闭园时间相比幼儿园要早,监护者无法提前下班抽出时间进行接送;二是地方政府在加大包括少儿托管活动中心、少年宫等设施的建设,这些设施的运营都委托给了民营机构。

二.日本少儿托管教育的发展历史

在日本,1947年就已经颁布了“儿童福祉法”,这是一部关于婴幼儿的保护法。但是关于少儿托管的法律制度一直都是缺失的。在这期间,政府机构和民间机构也数次对于少儿托管行业的法制化的推进而进行了不懈的努力。日本文部省在1966-1971年之间,以“留守家庭儿童补助业务”的名义进行了相关的规定,之后的1976年开始,厚生劳动省以“城市儿童养成业务”进行立项并开始了政府机构层面的扶持。同时,关于少儿托管教育的推进活动也在日本主要城市中以一种市民运动的方式开展了起来,其中最著名的团体就是NPO组织-日本少儿托管全国联络协商会的数次运动。这个NPO组织在1967年建立,在它的组织和呼吁下,1975年得到50万家长,1985年得到108万家长的签名,支持要求国家对于少儿托管的法制化。受到这些运动的影响,1985年的日本102次国会终于积极回复了这些市民请求,并在1997年修改了“儿童福祉法”,1998年4月,少儿学后托管业务终于以“学后儿童全面培养计划”的名义成为了“儿童福祉法”的一部分。2007年,厚生劳动省管辖的“学后托管 ”业务和文化部管辖的“学后儿童教室利用计划”进行了业务合并,原则上面向所有的小学校,都必须实施“少儿学后托管”业务。虽然政府做了很多的努力来推进这项业务,实际情况是开展此项业务的小学校只有10376家(2013年),只占到全国少儿托管中心的49%。

三.最新少儿学后托管教育法修正的要点

2015年4月,日本重新修订了于2012年8月成立的“儿童・儿童教育关联3法”,主要有三处进行了较大的改动。

对于“儿童福祉法”进行调整,将少儿托管教育的对象年龄从现在的“不满10岁”扩大到“小学生”的范围。虽然法律规定将托管教育对象的年龄扩大到了小学生,但是由于放学后高年级的小学生还有“儿童中心”“童书馆”等地方可以停留,所以法律上并没有强制规定托管机构必须接受高年级小学生的义务。由于不是强制执行,所以在一些托管机构不足的地方,就产生了只接受低年级小学生进行托管的行为,而且高年级小学生的托管内容同低年级的区别很大,今后如何对这部分高年级学生进行托管以及设计相应的活动内容和方案等,需要进行进一步的探讨。

少儿学后托管教育作为地方行政机构的“地域儿童教育支援体系”的一部分,作为义务其相应的设施建设等,必须由当地政府机构承担。这点已经在2015年的年度地方政府财政计划中开始实施,由于是地方政府的义务工作,所以今后日本全国的儿童托管机构的数量和设施情况应该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发展和变化。

国家层面的少儿托管教育标准已经在2013年安排的省级年度计划中确定,根据这个标准,省级以下的行政机构相应的条例于2014年完成。原来少儿托管机构的学生数量超过45人的有4%,超过70人的有6.8%(厚生劳动省调查结果)。新的国家标准(必须遵守)规定,专职教师最少为2人以上,其中之一必须为拥有托管教师资格证的从业人员。参考意见规定,托管机构的学生数量不能超过40人,一个学生必须保证人均1.65㎡以上的面积,开门营业的时间为年间250日以上,每天营业时间为3小时以上,休息日为8小时以上等。

四.日本少儿学后托管教育的未来

随着少儿托管教育需求的不断增加,在民间组织和有识之士的不间断呼吁下,终于在2015年将这项关系到众多儿童家庭的民生工程纳入了国家的法律保障体系内。遗憾的是,这些都是从成人的角度出发制定的相应制度,而对于服务的对象-孩子的需求和角度,并没有进行足够的尊重。因此,关于日本少儿托管教育今后的发展方向,至少在以下三方面需要进行深入探讨。

少儿托管教育的定位问题;

儿童本身参与制定和创造自己的学后生活方式;

有利于少儿放学后便利生活的“城市规划”;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近些年,由于受到少子化的加剧,都市化的推进,政府财政支出的困难等影响,地方政府的“儿童游乐场”“儿童馆”等公共设施不但大量减少,自然体验的场地也极度的萎缩。这些客观条件的变化同我们目前的中国面临的问题基本一致。作为少儿托管教育的发达国家,日本如何克服和超越这些障碍,如何能够构建新型的学后托管教育制度等,对于我们来说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值得我们全体从业者给予更多的关注和期待。